科技

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苦才能赚钱

作者:admin 2018-07-11 我要评论

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苦才能赚钱...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42岁的“外卖大叔”老詹深夜回到家,躺在床上看比赛。许康平/摄

世界杯不仅仅是属于球迷的,也是属于小龙虾的。

据外卖平台“饿了么”统计,这次世界杯头两天四场比赛,在俄罗斯队大胜沙特阿拉伯队、葡萄牙队和西班牙队双牙大战的同时,将近2400万只小龙虾被送进了食客的肚子。

天猫“新零售世界杯宵夜战队”,两天之内订单数增长了271.1%。吃掉小龙虾最多的3座城市是上海、武汉和杭州,最贵的一单在杭州,一位顾客一次性点了4130元的小龙虾。

截止到目前,小龙虾消费最多的一天出现在6月23日,10029单。这一天,墨西哥队赢了韩国队。

“90分钟比赛加15分钟中场休息,用户平均每秒下单订购了484只小龙虾。其中55%的小龙虾订单,是在中场休息的15分钟时间内配送完成的。”饿了么公关部公关经理张莹琦说。

在张莹琦看来,这次外卖遇上世界杯是一场前所未有的“狂欢”。

给球迷送餐,能趁机看一眼屏幕,问一句比分

世界杯同梅雨天一道来了杭州,晚上10点的建国路烧烤一条街,每家店都爆满,食客吃得脑门冒汗,有的把上衣的下摆翻上来,露出肚脐。外卖送餐的电动车在店外摆成了一排,这座城市绝大部分宵夜订单,都要从这条街上取餐。

上半场还没过半,外卖小哥的手机此起彼伏地响,“您有新的订单”。

外卖小哥胡根伟一把拎起包装好的臭豆腐和炒花菜,抽空又瞅了两眼隔壁烧烤店里的屏幕。从店门口到屏幕大约七八米远,屏幕上一群小人儿在跑来跑去,像一个个小点。

“我能看得清,我视力好。”胡根伟笑嘻嘻地说。

“过来一起看。”店长瞧见胡根伟路过,出来叫他。

“不了,还有单。”他晃晃手里的餐盒。

这是胡根伟最常“蹭”的一块屏幕。他29岁,安徽人,来杭州当外卖小哥两年多了,工作的区域一直是这一片儿。这家烧烤店的店长、店员和他早已相熟。店里客人少的时候,等单时他可以进屋去,拉一把椅子坐下。

平时,屏幕上放的多是综艺节目,胡根伟都懒得看上一眼。直到世界杯开赛,大小屏幕都锁定世界杯,也锁定了他的目光。

千里之外的北京,簋街上也是同样的场面。簋街的街道更长,宵夜店更多,看球的人和播放球赛的屏幕也更多。店门口也同样有蹭屏幕的外卖、代驾小哥。

一家店外露天摆着大屏幕,外卖小哥向华倚在电动车上,和同事们一边分吃几袋零食,一边等单。他偶尔抬头,从人群的缝隙里,远远看一眼屏幕。

屏幕前围着的,有闪送小哥、代驾小哥、外卖小哥……这些人彼此陌生,却会讨论几句场上的形势,偶尔飘出几句国骂。大伙儿此时只有一个身份——球迷。

球迷的快乐是一样。杭州的一个工地没有无线网络,工友们轮流负责提供手机、充电宝和啤酒、小吃,制作了详细的流量分工表,排好班拿各自的手机看球赛直播。

韩国队连进两球的那一夜,北京簋街上所有的店里,一瞬间都发出了呼喊声。整条街都沸腾了几秒,一个原本坐着蹭屏幕的代驾小哥直接跳了起来,钻到店里想看个真切。

那场比赛,胡根伟买了德国队赢,没想到韩国队却爆了个冷门。眼下这场是巴西队对战墨西哥队,16晋8的淘汰赛。巴西队是他喜欢的球队之一,一张买了巴西队获胜的彩票就在他裤兜里揣着。

电动车把手一拧,他的车子在夜色里蹿了出去。风从耳边擦过,头盔里闷着的汗吹干了一些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6月18日杭州烧烤一条街上,外卖小哥一起用手机看比赛。许康平/摄

建国路算是杭州老城区的中心地段,马路算不上宽敞,新修建的写字楼高高插向半空,后头躲着“拆迁不起”的老居民楼。一条新的地铁线路修到了附近,马路中间被圈出一长串建筑工地。

街角有一家网吧。两个穿着T恤、短裤、大拖鞋“球迷标配”的中年人坐在电脑前,耳朵上套着耳机,一边撸着胡根伟送过去的烤串儿,一边盯着屏幕看球赛。

“都是打工的,应该是怕吵到家里人,或者不想在家听到老婆抱怨吧!”他猜。

往常夜里点餐的,大多是半夜加班的白领,打从世界杯比赛开始,就以球迷居多了。给球迷送餐的时候,胡根伟可以趁机瞥一眼屏幕。几秒钟的时间很难恰好赶上进球之类的精彩场面,最多来得及看看球在哪一方的脚底下传控。

他送餐路过了各种各样的屏幕,有家店直接投影在一整面墙上,那是胡根伟看到的最大的屏幕。有的店把几块小屏幕拼成了一个大屏幕。还有一面巨大的屏幕,常年投放肯德基的广告。世界杯期间,这块屏幕虽然没放过比赛,好几条广告却都蹭了足球的热点。

有时胡根伟送餐到住户门口,屋子里如果有比赛的声音传出,他会忍不住问一句比分如何。

他正送的这单,是一群在啤酒屋里看球赛的顾客,点了小吃下酒。顾客在二楼,胡根伟拎着餐盒上楼,刚上了两阶,楼上楼下同时爆发出一阵呼喊。

这时,上半场比赛已经进行到40分钟,巴西队的中锋热苏斯突破到了墨西哥队的球门前,抓住一个小角度起脚射门,这一球被墨西哥队的门将奥乔亚及时拦住了。

胡根伟几步跨出去,奔上了二楼,把餐盒送到了客人桌上。

他该下楼了,他的手机刚才又响起了提示音,下一单正等着他取餐。他在原地站了两秒钟,才往楼梯口走去,眼睛却忍不住黏在屏幕上。

“吓我一跳。”他说,“听着他们欢呼,还以为进球了呢。”

兄弟,天气太恶劣了,我们不急你慢慢送

绿灯亮了,胡根伟骑着电动车,从十字路口飞快地穿过。深夜车少,大货车却多了起来,都是“白天不让上路的”。一辆十来米长的大罐车从他旁边轰隆隆地驶过。网上经常有外卖小哥出车祸的新闻,他认识的人也出过几起。

同一时间,巴西队的内马尔铲射破门,踢进了当晚这场比赛的第一个球。

胡根伟的同事陈双喜买了巴西赢,眼下却顾不上高兴。陈双喜刚挨了一个差评,正在懊恼。他的手机响个不停,太多的订单进来了。他晓得自己肯定送不过来,忙着在烧烤店门口找别的同事,把订单“转出去”。

一个差评意味着30元钱没了,如果被投诉服务态度差,不论任何理由,都要被罚款300元,“申诉都没用”。差评如果不是因为延误,倒可以申诉一下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20款APP存私自扣费风险

    20款APP存私自扣费风险

  • <strong>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</strong>

    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

  • 共享单车免押金带来“鲇鱼效应”

    共享单车免押金带来“鲇鱼效应”

  • BATCon全球区块链应用与技术大会8月开

    BATCon全球区块链应用与技术大会8月开